大概差不多在二個月前左右就收到了教召通知. 還蠻準時的, 二年一召, 上次是2009年, 這次也準時叫我去報到.
其實教召這種東西, 拿到部落格上來寫是還蠻無聊的, 我想應該也沒什麼人會想看這種無趣的東西. 但我仍會寫
上這次的記錄主要原因有二個:


第一個是基於兵役法, 今年滿三十歲的我符合以下條件可以開始申請緩召:


"無同父兄弟,而其父已年逾六十歲或死亡,且本人年滿三十歲以上者。"


所以換句話說沒意外的話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教召, 所以留個紀念.


第二個很簡單, 長久以來埋首工作的我, 差不多也沒什麼東西可以寫了. 工作上的事情其實也不想在這邊透露太
多, 所以教召這種體驗的東西算是拿上來濫竽充數一下.




3/28  <一>


早上吃過早餐就出發. 因為家裡沒人送我, 只好自己拎著行李徒步走路去車站. 大概走了30分鐘, 一身都是汗. 
其實這天天氣還蠻冷的,因為剛好冷氣團南下的關係. 拿出可以兌換火車票的教召員證明, 換了一張前往楠梓火
車站的區間車票. 這次沒像上次笨笨的, 還跑去問什麼也不懂的憲兵服務台. 看著手錶是8點38分, 一班區間車
剛好是8點45分出發. 心裡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坐下一班車, 不要弄得自己那麼趕. 但想早一點去可以早一點領完
衣服和整理好內務, 所以沒想太久, 就決定還是搭這一邊車.


星期一的早上, 這個時候已經沒什麼上學的學生了, 所以多半是要上班的通勤族, 不過人數並不是很多. 上火車
後找了一個靠出口的位置坐下. 坐在我正對面的是二個和我差不多年齡的年輕人. 從簡樸的穿著和拎行李的模樣
來看, 我猜測大概也是和我一樣要參加教召的弟兄. 二個人小聲地時而對談, 時而閉目養神. 坐在斜對面的則是一
名妙齡女孩. 戴著黑色粗框眼鏡, 圍著紅色圍巾, 身穿薄紗和黑色的緊身褲, 頭髮盤起來顯得很有時尚味. 就在我
趁著她閉目養神偷偷打量她身材時, 看見她和她單薄身形不搭配的凸起腹圍, 才發覺她是位孕婦. 有點掃興, 所以
我就沒再留意她.


到了鳳山站時,上來了一位身形清瘦的男子坐在我的隔壁, 身上還有蠻重的香水味. 頭髮燙成波浪捲, 很像是漫畫
<灌籃高手>裡的宮城良田這個角色. 身上穿著灰黑色的外襯. 我有點難以想像身上充滿香水味的男人, 容易給人
很不Man的感覺, 甚至有點娘娘腔. 可是至少又比不懂得掩飾或避免不良體味的人還好一點點. 這令我想起了我
在公司裡的一位同事, 有點不修邊幅, 上班總是穿著垮褲和T-shirt. 在天氣較熱時候, 身上總是散發濃重的體味.
坐在隔壁的我總是會感到有點難受, 甚至我非常想問他有沒有洗澡.


陸陸續續上來了一些形形色色的人, 坐到楠梓站下了車. 上了廁所後在超商買了一杯咖啡提神. 車站前方已經停
好了一台軍用大卡車, 一旁的立牌寫著我這次參加的教召動員編號. 車子是熄火的, 一旁尚未營業的商家門前遮
棚下佇立著許多等候的教召役男, 看來是湊齊一定人數才會將人員載過去營區. 等候的人群中我看見了之前在火
車車廂裡頭坐在我對面的二人, 看來我的直覺是沒有錯的. 


天氣很陰涼, 我穿上之前脫下的外套. 即使這樣, 在冷風吹拂之下還是覺得有點寒冷. 大約20多分鐘之後, 一個
身上穿著外套的中年男子, 向一旁的軍職人員使個眼色, 大概是示意可以出發了. 那男子的米黃色外套背面上寫
著"全民國防"四個大字, 讓我不禁感到滑稽. 我聯想到漫畫<幽遊白書>的桑原和真這個角色, 這個人物參加戰鬥
時穿著像是日本暴走族的特攻服, 衣服背面寫著 [健康第一]四個大字.


從火車站發車後大概不到10分鐘的路程就到達了營區. 大概是為了營造一下氣氛, 營區內正播放著軍歌讓大家
有回來當兵的感覺. 大致上報到的程序和上次差不多.


第1站. 先領取軍方已經準備好的基本資料袋, 裡面有一隻筆, 還有個人基本資料, 上課記錄表(專門登記成績用),
          幾張問卷和其他我不記得名稱的文件.


第2站. 填寫資料上的一些欄位, 然後開始進行後面幾站的文件簽名, 進行報到.


第3站. 專長確認. 大致上是確認一下你的專長編制. 不過有參加過教召的人大概都知道這些專長編制根本是bull
          -shit, 很多人被編的專長或勤務根本和以前服役時的專長完全不一樣. 例如我以前服役時是在負責通訊
          機房內的站內勤務, 教召時卻總被編到陸軍的無線電話務兵. 去學完全不一樣的專長. 


第4站. 這站還蠻好笑的, 只問我有沒有什麼身上疾病會影響操課的. 回答沒有之後, 承辦人員就在體檢表上的
          檢查結果欄位上蓋個"合格"二字的章.


第5站. 分發站, 我被編制在營部連上. 這邊算是等候區, 就是等著讓幹部帶去你編制所屬的營舍.


教召主要的任務編排都是由所謂的"協訓幹部"來主導, 多半都是和我們一樣也是教召後備軍人, 只是因為退伍時
有掛階, 所以教召時往往要提前我們二天到, 並且擔任教召為期五天內的幹部職務.
一樣都是退伍的人, 但協訓幹部都會客氣地稱呼每位教召員為學長.


到達寢室之後, 領取配發的各人衣物: 軍用白色內衣二件, 內褲二件, 襪子二雙. 而個人經理裝備都已經整齊且齊
全地擺放在床位上: 鋼盔, S腰帶, 軍用雨衣, 水壺套. 而各人內務櫃內都放好三套陸軍的迷彩服和一雙大頭皮鞋.
之前教召前二,三個月有寄一張衣物尺碼調查表, 基本上是詢問你的個人衣物尺寸, 以便預備你教召所需的衣物.
我收到這張調查表的時候已經過了回函的期限, 所以後來也沒理它. 後來事實上證明這張回函真的沒用. 因為當
我們解召前為下一批教召員準備新的衣物到內務櫃時, 衣服褲子和鞋子都是亂抓一套就放進去. 衣服也就算了,
基本上都是亂拿. 鞋子的話比較有良心一點的人, 預備下一批應召員的軍鞋還會看一下左右是否對稱, 尺碼是否
一樣. 根據我上一次參加教召的經驗, 報到第一件事情就是搞定衣服. 打開內務櫃就是先試穿衣服褲子,  結果褲
子太小件, 協訓的幹部就叫我自己找隔壁還沒報到的鄰兵內務櫃自己換. 我帶著疑問反問說衣服褲子有的人不是
都先登記好尺寸了嗎? 換走了就害人家穿到不合身的衣服了. 


" 沒關係, 你就換吧. 我們都是這樣換衣服的" 那位幹部看著我笑了一下, 淡淡地說道.


心裡帶著疑問, 但我還是不再多問, 開始在隔壁幾個還沒來報到的內務櫃內一間一間找尋適合自己的衣服. 直
到後來解召時我才知道我當時的疑問是非常愚蠢的.
 
在我過去的軍旅生涯中, 歷經幾個不同單位, 被分配過許多次不同的床位, 但全都是上下鋪床位的上鋪.
(新訓中心 - 下部隊前銜接中心 - 服役單位 - 基地訓練 - 退伍- 2009年的教召單位)
這次總算我如願以償, 被分配到了下鋪床位.
 
我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討厭上舖床位, 只是爬上爬下的很麻煩. 唯一好處是別人比較不會亂躺你的床, 把床上
的內務弄亂. 但是教召的話內務就比較沒那麼講究. 東西到定位就可以了. 棉被和蚊帳不用像神經病一樣抓線
折角弄得跟豆腐干一樣. 退伍後都五年了, 說坦白話我步槍都忘記怎麼大部分解還有清槍的動作了. 但是突然
丟給我軍用蚊帳和棉被我卻還可以回想起要怎麼折才會有線有角.....這很可笑, 不是嗎? 


這次教召床下也都備妥了每個人的拖鞋, 臉盆, 摺疊椅,還有漱口杯. 不過都是舊的, 我想漱口杯基
於衛生問題應該沒人敢用吧. 我自己則帶了紙杯來代替用.


環顧一下寢室這次教召員的寢室還有地板, 上次去新開舊營區, 寢室內只有水泥地. 而且都是一層泥沙髒得要
死. 廁所浴室也比上次的好一點. 只有廁所內的坐式馬桶我很不能習慣, 因為這種公用廁所我覺得坐式很不衛
生. 要我坐上去我還真擔心染到什麼奇怪的性病的, 那就很倒楣了.


這次編到的宿舍離營站很遠, 我們大概分別在營站的二側. 只有本棟建築物的遠處走廊上有個臨時的小營站,
能買的東西很少, 大概不超過30樣. 就是簡單的幾樣零食飲料和一些軍用品而已. 雖然小歸小, 但是大家嫌麻
煩, 還是都就近購買, 一群人擠在小小的斗室窗口前排隊等候.


一旦進了營區還是比照現役軍人在管理, 所以吃午餐時也變成由幹部集合人數然後帶去用餐. 不是自己想去就
去. 中午用了軍中的第一道餐, 陸軍的餐點還是沒什麼改進, 不過我其實對於食物要求不大, 有口味就好. 所
以基本上我還能接受.


下午開始就是先取槍. 這邊管理做得很好的地方就是每個人都有預先配好的槍枝編號, 從教召第一天開始一直
到解召, 每個人都只能取自己配到的那把槍, 所以不能弄壞, 不能搞丟, 也當然不能弄丟任何機身配件. 如果有
, 也才能追蹤得到負責人.


取槍之後, 教召其實第一天的重頭戲就是成軍典禮. 按往例, 就是全副武裝部隊帶去集合場參加儀式. 帶著鋼盔
, 迷彩服紮S腰帶, 背水壺然後帶著65K2步槍. 下午起床後就是進行成軍典禮. 這次的旅長還不錯, 講話有重
點, 不會長篇大論, 害台下的人聽到想丟槍到司令台上. 上次去教召就是這個樣子.


之後就是下午的第一堂課程, 主要是講一些國軍救災的東西. 內容我其實也忘了, 大致內容就是說重大災害的
話, 如果現役軍人人力不足的話, 就是召集我們這些後備軍人去支援第二線的救災. 我只記得這個是因為我在
想哪天要救災我在民間單位就可以做了, 我並不想待在軍隊體系下. 


晚上用完晚餐後, 大概有一個多小時的休息時間. 很多人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 有抽菸習慣的則是在吸菸區的
地方吞雲吐霧.  我想教召對於沒吸菸的人真的蠻痛苦的地方就是戶外地區好像隨時都可以聞到二手菸的菸味.
特別是廁所這些地方更是經常菸味瀰漫, 但多半的人還是忍耐一下速戰速決趕快離開.


這次教召在每天晚上都有排定固定的課程. 第一天晚上則是旅長的精神談話, 還有一個講後備軍人教召這段期
間的保險權益等事宜. 每個教召的後備軍人這段期間都有被投保險, 所以如果有意外的話還是會有理賠. 不過
當然最好是沒機會用到這種理賠, 安全無價.


晚上照常要晚點名, 各部隊在這個時候都會集合在附近, 唱歌答數什麼的. 由於大家的內容並不同調, 而且距離
又近. 常會發生在點名時後方其他隊伍唱歌的聲音去干擾. 以我編制的組排位置比較靠近後方部隊, 就不是很
容易聽到點名的聲音. 通常協訓幹部都會在這個時候交代一下隔天一早的課程和schedule,集合時間.


現在的陸軍值星官和值星班長已經不像以前我們當兵時背著長長一條值星帶, 那時的值星帶是一條長長的帶子,
斜背在身上, 在值星帶尾端則綁著一個領結. 值星官通常是整條紅色, 經常被官兵戲稱為月經帶. 值星班長的帶
子則是國旗的三原色: 紅, 白, 籃三條顏色併排在上面. 而如今的陸軍中都改為黃色的臂章, 只差在上面的寫的
字不一樣, 分別是紅色字體, 寫著值星官或是值星班長. 簡單明瞭, 但卻也感覺好像比較Low掉了. 


這次協訓的值星官也是教召幹部,個頭矮矮的,染著一頭火紅的頭髮, 略為發黃. 帶著粗框眼鏡, 皮膚黝黑. 我覺
得他溝通和協調能力還不錯, 在很多事情的配調上都有明快而清晰的步驟. 晚上宣布了槍隻的編號, 也就是從
第二天開始一直到結訓, 就是必須對每隻被分被到的槍隻負責, 不能搞丟或弄壞. 


集合完後就是盥洗時間, 差不多都是9點到10點這個時間, 浴室分別在各樓層的二側. 一樓與二樓每一側各只
有二間浴室, 三樓則有將近十間. 我都是去三樓, 人不會很多, 頂多就是等一輪就有位子了. 往往十幾分鐘洗完
後出來都沒有人在外面等候了. 教召前我的腹部起了一個小痘子, 經過一天後不斷隆起, 並且已經積了相當多
的污血在裡面, 壓迫到神經所以感覺有點疼痛. 所以洗澡的時候我就將它擠破, 好將裡面的穢物擠出. 清洗傷口
後為避免傷口感染, 拿了OK蹦貼在上面恰好能覆蓋住. 清理完後已經感覺好許多, 不像白天時那般疼痛.


晚上睡覺一樣是鋪設蚊帳, 這邊蚊子很多, 沒蚊帳晚上睡覺肯定很慘. 棉被則是因為天氣寒冷多變化, 加上早上
起床隨便折折就好, 所以就放心地拿起來蓋. 不過床墊和被子蓋起來睡一下子就感覺到熱了. 其實晚間睡覺還
蠻痛苦的, 除了難以入睡(因為我會認床), 沒蓋被子會變冷, 蓋久了又熱到睡不著又踢掉. 這幾天晚上就是這樣
睡覺的. 還有就是當過兵睡過大通鋪的就有經驗: 晚上就寢後四週的鼾聲是此起彼落, 而且總是會有幾個重量
級的聲音, 對於晚入睡的人來說其實更是一種折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LOO 的頭像
KELOO

森 の 旅 社

KEL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