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這天的重點行程是打靶. 相信很多人會覺得教召如果少了打靶好像就少了什麼一樣. 當然, 也是會有人寧可什麼

都不做. 可能的話, 也許整天無所事事(應該是不可能). 這天天氣有點陰陰的, 偶爾還下一點點毛毛雨. 不過聽說

這裡的靶場有鋼棚, 所以我想停止打靶應該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早上集合完畢之後, 大致上是採取輪流進場打靶

的方式, 還沒輪到的部隊, 就是練習一些無聊的槍隻訓練課程. 

上午先進行了二種課程的操練, 首先是射擊姿勢. 一般人熟知的立射, 跪射還有臥射三種. 由於下著細雨, 所以

每個練習區搭起了遮雨的棚架, 我們就在裡面練習. 一般如果在新訓的話應該大家都是用臥射的方式做射擊, 因

為比較好固定身體, 相對穩定度會好一點, 也比較不累.

 

第二站則是瞄準練習. 就是一般稱的三角瞄準練習, 一個人拿槍(當然是沒子彈的)瞄準, 另一個人在前方的靶處

幫忙用筆畫下瞄準點, 記錄三個點呈一個三角形, 這個三角形越小, 表示偏離量越小, 也就是瞄準時的穩定度高.

不過這一站我們還沒開始實做, 就輪到我們必須去做打靶. 所以我們很快地就暫停這個課程, 準備往靶場移動.

靶場通常並不在營區內, 都必須由軍用卡車載運人員過去.  打靶也有必須經過保養的槍隻, 所以並不會以平常

各人訓練用的槍隻進行射擊, 以免發生危險. 一般來說, 打靶的槍隻都會先由營區的幹部選好後先在靶場預備.

 

在營區內上了軍用大卡, 車子開出了營區, 行走在前往靶場的道路上. 涼風從前方的空洞處吹入. 思緒很放空,

想著一下子教召就過了快四天, 隔天就要離開. 時間還蠻快的, 把公司的瑣事拋在腦後, 還蠻爽的. 來這邊就是

不想燒腦細胞, 好好休養腦部幾天.

 

靶場離營區不遠, 大概不到10分鐘的車程. 由於我排的波次(註1)還蠻前面的, 所以沒有等太久就可以上去射擊.

到靶場之後會按之前被分配好的位置順序進入靶場做依序等待. 之前聽說這邊的鋼棚下打靶回音很大聲, 所以

許多人和我一樣將衛生紙揉成小團狀塞入耳朵充當耳塞, 以免耳鳴.

 

第一個波次是上場射擊的射手, 後面第二波及第三波的人員則是穿妥防彈背心, 手上拿著自己的成績登記表. 要

射擊的人進入射集姿勢準備前將登記表交給一旁協助的教官. 每個波次有八個靶位, 也就是有八名射手. 各自射

擊對應前方的靶位. 通常位於二側的靶位比較好瞄, 因為中間的靶位還算自己算一下, 有時候容易瞄錯. 打靶這

邊一般是人稱175米的射擊, 其實這樣的距離下靶位看起來並不會很大. 另外國軍用的65k2步槍射程上會在射

擊子彈路徑上先下偏, 再上偏以拋物線的方式飛行. 一般瞄準人形靶時大概是在人形靶高度由下算起1/3的高度

部分做瞄準, 這樣往上偏時射擊點大概會集中在身體的中央, 具有比較大的命中面積. 射擊時一般要注意槍托必

須"緊密地"抵住肩膀, 這樣可以減少射擊時後座力造成槍托移動, 去擊傷肩膀造成淤青.

 

雖然腦中僅記這些射擊準則, 但我的狀況不是很好. 鋼盔沒綁得夠緊, 瞄準時一直會垂下來遮到視線. 我還要不

時用手托高鋼盔前緣高度, 好讓我的視線可以去瞄準槍枝的粘孔和準星. 每個人有6發子彈的射擊機會, 我只有

擊中2發. 據說3發以內的命中率是不合格的, 所以我的成績單內射擊評比這個項目是勾選"生手". 不過幸好教

召的話這些成績並不重要, 我的訓練成果並不影響我解召的時間及任何在營內的福利.

 

打完靶之後卸下彈夾, 聽完靶台報把(也就是回報每個靶位的命中數), 就是持槍維持槍口朝上離開靶位, 到一旁

進行清槍動作. 離開靶位時彈夾已經取出, 清槍就是檢查是否還有子彈暗藏槍枝之內, 以免人員在不知情的情況

下誤扣舨機, 擊出子彈傷到人員. 若有檢查到子彈, 就要退出. 檢查完畢, 則是將槍枝歸位到原來狀態, 關上保險.

將槍枝交給下一批準備要進行射擊的人員. 至於如何清槍, 這邊不再贅述. 如同我前面所提, 回到軍隊我只記得

蚊帳和棉被怎麼折, 清槍程序已經不在我記憶範圍內. 在靶場內, 槍口一律朝上以及鋼盔不可卸下是二個絕對不

可以違背的安全規定.  如果違背了, 肯定是會被狠狠地訓誡一番. 畢竟這和平常操練的槍枝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打完靶後, 就是等待後面的人打完靶. 教召, 就是除了做人家指定的事情以外, 剩下的就是等待. 一種什麼也不做

的等待. 由於打靶成績並不具有任何影響力, 所以其實我並不去留意其他人打靶成績, 就只是聽著槍聲一輪一輪

地作響, 任由時間逝去. 二眼空洞地看著遠方的山坡, 發呆.

 

打完靶後回到營區, 繼續上著槍隻有關的課程. 其實整個教召從督導完, 打靶也結束後, 就開始逐漸邁入課程尾聲.

大家也開始預備解召的心情, 結束在這裡的一切. 

 

下午的時候, 我們就集合到操場的一側, 觀賞人家操作81迫砲射擊. 打的是空包彈, 並不會爆炸, 所以安全上沒有

疑慮, 只是觀察著彈點有沒有確實落到定點. 有落到範圍內則稱為命中. 我並不是砲兵所以對這些不懂, 一開始

我還以為是會爆開的彈. 它打的是高拋物線, 擊出後會垂直上升很高一段距離, 然後再落下. 由於視覺的關係, 經

常會覺得好像快要從自己頭上掉下來. 所以第一次掉下來時, 我以為會掉在我們頭上爆炸, 看到一半口中不經意

地說了 "幹..靠北 ~" 

 

晚上輪到當打飯班, 主要任務就是先去廚房抬菜鍋等等的, 然後先打長官桌的餐盤. 然後帶著食勤人員的帽子和

口罩, 以免頭髮口水掉入飯菜中. 我一個人拿著二個夾子, 負責同時打二種菜色給每位用餐人員. 部隊一旦進入

餐廳, 人員移動的速度非常快. 一個人要同時夾二種菜給每個人員需要很快的速度. 而且打菜的份量也必須抓得

夠平均. 幸好以前讀書時在自助餐打過工, 這個工作我還可以應付得過來. 套句著名作家<倪匡>先生常在小說

裡的名言: "幸好我曾經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

我想, 我應該也可以說: "幸好我曾經受過嚴格的自助餐訓練......"

 

當大家都吃完之後, 打飯班負責其他的善後工作. 在這邊教召基本上每個召員是用完餐後自己到外處洗完自己的

餐盤, 然後繳回自己的餐廳. 餐廳外有幾個大水桶, 第一個倒廚餘菜渣, 第二個是裝滿清水做第一次過水, 第三個

則是浸到充滿沙拉脫的水槽中, 然後再到洗餐盤的地方用菜瓜布刷洗和沖水, 完成清洗餐具的程序. 打飯班則是

除了吃完先洗完自己的餐盤, 當大家都吃完後就是清理掉菜桶的剩菜, 還有大飯鍋等公共廚具的清洗, 並歸至定

位. 洗完後打飯班可以延後到晚間7點半才去參加集合. 一般人員是6點左右用餐, 6點半前就會吃完回到寢室休

息, 等待6點50分左右的集合.  這一天晚上因為輪到擔任打飯班, 我就利用到7點半前的這個空檔, 先去洗澡.

一來是晚間不用和別人擠在同一個洗澡時間, 再來是晚一點洗其實我覺得比較不好入睡. 因為頭髮是溼的, 身體

還是熱的.

 

最後一天的晚上, 餐廳內終於沒有再播放無聊的政戰洗腦短片了, 而是改播"索命22顆子彈"這部電影. 

 

晚上有點難以成眠, 除了本來對這邊的床就睡不慣以外, 情緒上也有一點不同. 不過倒不是對這邊的生活有什麼

任何的不捨, 我翻來覆去, 週遭則正四處傳來延綿不絕的鼾聲, 半睡半醒地支撐到天亮. 基本上這幾天的睡眠模式

都是如此.

 

 

註一 :  波次 - 打靶時每一排的人員稱為波次. 第一排打靶的稱為第一波, 第二排稱為第二波, 依此類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LOO 的頭像
KELOO

森 の 旅 社

KEL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